5年来,我们为足球少年做了哪些

5年来,我们为足球少年做了哪些

  5年来,我们为足球少年做了哪些

  浙江省长兴县中心幼儿园开展足球嘉年华活动。新华社发

  今年10月,河南省郑州市学生足球运动员的盛事—— 2019—2020年郑州市“市长杯”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在郑州一中体育场拉开战幕。据相关报道,全市共有近300支队伍、5000余名运动员参与角逐,这些运动员并非来自体校或者俱乐部,而是由全市多个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的在校学生组成。

  如何让更多学生体验足球的乐趣,让“足球苗子”更好地在校园绿茵场上成长?2015年,国务院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提出了推进校园足球发展的多项举措。5年来,校园足球的发展取得了哪些成果?校园绿茵场如何更好地成为实现强健学生体魄和“为国储才”目标的训练场、竞赛场?12月20日,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介绍了相关情况。

  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达27059所

  2019年,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曹王镇第三小学的学生们注意到,学校有了一项新荣誉: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

  成为足球特色校意味着什么?“建立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就是要让普通的中小学能够以足球为特色,每周开设一节足球课,同时在校内开展系统的足球训练活动,并举办以班级为单位的校园足球竞赛活动。这就确保了特色校的每一位学生都能学会踢足球,每位同学都有机会参加班级内部或者更高层次的足球比赛,这对于校园足球的推广和普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介绍道。

  王登峰表示,目前已在全国38万所中小学中遴选认定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7059所,设立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38个,遴选校园足球试点县(区)160个,布局建设“满天星”训练营80个,招收高水平足球队高校181所。此外还制定了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基本标准,拍摄制作教学示范课视频短片,并累计培训35万名教师和教练员,积极推动校园足球场地建设,从而实现面向近2000万在校生每周开设1节足球课、组织课余训练和举办校内联赛。“经过推广普及,目前校园中踢球的人多了,会踢的人多了,踢得好的人也多了。”王登峰说。

  据了解,特色校的育人成效已经在提升学生体质方面初步显现。2016年至2018年的学生体质健康综合评定结果显示,3年里校园足球学校学生体质健康的优良率和达标率均高于非校园体育项目特色学校学生,特别是其优良率在3年里持续升高,增幅明显高于非校园体育项目特色学校,不合格率也呈逐年下滑的趋势。

  建设校园足球竞赛体系

  “普及”的下一步就是要“选优”——每个人都会踢足球,其中涌现出的“足球苗子”如何更好地发展培养?5年来,“班班参与、校校组织、地方推动、层层选拔、全国联赛”的校园足球的竞赛格局已形成,“校内竞赛—校际联赛—选拔性竞赛—出国交流比赛”为一体的校园足球竞赛体系也在探索建设中。

  据王登峰介绍,按照《总体方案》要求,在推动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深入开展校内班级和年级竞赛的基础上,全国广泛开展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级联赛并不断完善联赛制度,各地校园足球四级联赛比赛场次、参赛人数也呈现逐年上升趋势。据统计,五年来参加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级联赛的学生共计1255万人次,有3万多名省级最佳阵容的学生参加全国夏(冬)令营活动;2016年至2018年共遴选出828名夏令营总营全国最佳阵容队员,其中已有130多人进入国内职业俱乐部,30多人赴国外知名足球俱乐部深造;2019年新遴选500名夏令营总营最佳阵容,实现了校园足球竞赛体系的“大满贯”。此外,中国校园足球代表队还多次亮相国外绿茵场并取得佳绩。

  “通过竞赛,可以层层选拔优秀的足球后备人才。从学校里面选出来的是学校代表队,乡镇范围内选出来的是乡镇代表队,一直到全国的最佳阵容。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健全的优秀后备人才选拔机制。”王登峰说。

  “现阶段,我国足球国字号队伍已经很久未能在国际高水平竞赛舞台上亮相,更谈不上高水平的竞争,原因之一是急功近利的思想。国际足联的统计表明,全世界足球人口中青少年占80%,而职业球员人数仅占所有足球人口的0.2%,只有广泛牢固的根基基础,结合科学选材与精英训练,才能为国家输送更多高质量的优秀足球人才。校园足球5年来,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跨越式发展,为中国足球青训发展夯实着后备人才基础。”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春满分析说。

  “最近上海申花俱乐部的青训总监向我介绍说,他们在各区域组织校园足球竞赛后备队伍选拔,发现在浦东新区涌现出越来越多优秀后备人才,过去是选不满,现在都要超员了,有太多好苗子可以进入他的梯队里来。”王登峰表示,从“选不满”到“要超员”,校园足球选拔后备人才的功能凸显了出来。

  “满天星训练营”探索足球青训新模式

  竞赛体系的搭建解决了“常赛”的问题,但在联赛结束之后,选手如何进行更为科学的训练?王登峰向记者介绍道,从前年开始,校园足球的“满天星”训练营逐步搭建起来——全国校足办选派一个高水平的教练到地方的训练营,让其组织当地教师现场培训,在此基础上,把每个学校的校队,每个县下面的乡镇街道、区里的最佳阵容组织起来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时间进行系统、高水平的训练。

  “它是一个虚拟的足校,不需要新建校舍、运动场、宿舍,是新型足校的雏形。”王登峰表示,只要“满天星”的教练水平不断提高,“满天星”训练营的主教练能够带领当地的教师教练不断提高水平,这个足校的水平就在不断提高,这个区域的最佳阵容就会有更多人进入全国最佳阵容,也就有更多人被国内、国际职业俱乐部选中。“我们希望国内、国际顶尖俱乐部的球探能够从我们的竞赛和‘满天星’训练营中选走我们的优秀后备人才,形成国内、国际顶尖俱乐部帮助我们共同培养国家队队员的局面。”

  李春满还提出,“满天星”训练营首先能够把本地区的优秀孩子选进来,在更高水平的教练员的指导和培训下,又能够有新的提升,同时又能够回到本校去辐射和影响其他的队员;其次,由于训练营学生并不固定,可以不断地进行灵活选拔,更好地发现人才;此外,相比体校,还可以让学生在正常接受文化知识学习的同时从事自己喜欢的运动。

  “从今天来看,从小把孩子们聚在一起进行高强度的竞技体育训练,社会基础基本不存在了,很多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到专门的体育训练机构去。通过高水平的教练到全国各个地方带动普及水平,在普及水平提高的基础上更加高效地发现优秀后备人才,所有学校的孩子都有可能成为优秀运动员,即使没有成为优秀运动员,他们也会成为各个方面的优秀专业人才。”王登峰说。

   (本报记者 周世祥)

【编辑:张楷欣】

文章已创建 163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